写着写着就删没了

掠夺者|听见冷笑话

午饭。

多卡斯讲笑话:“有一个小冰块在街上走,然后!它化了。”

彼得:犹犹豫豫地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虚弱笑声。

鹿犬:扬眉看向对方,试图寻找笑点。

莱姆斯:笑到从椅子上掉下去。

……

“莱米?”

-

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会这样


【鹿犬】末路狂徒 1(现代au)

这个以前自己默默脑嗨过好一阵,然而文是30min速撸

(半个小时之前我发誓我打开的是学术论文,半个小时之后……)

鹿犬抢劫之路,随便写写,ooc/


1是费尔奇视角


"小崽子……"

费尔奇先生嘟囔着从移动卫生间里退出来,他好像忘记冲水了,于是又进去打了一遍水,接着用同一只手扣了扣毛发稀薄的头顶中央,手指从贴在后脑勺的头发里顺下来,抚下一两片脱落的头皮。他好像忘记拿帽子了,于是又进去把挂钩上加油站的红帽子取下来,规规矩矩地扣在头顶上,他们要是肯在这建个正经厕所,他就能照着镜子好好打理一番了。他退出来,想了想,说不定自己还忘了点什么别的重要的东西,再一次返回去...

【鹿犬】男孩 男孩(恶搞雷文⚠️)

⚠️恶搞 我来给tag添堵了

看标题就知道罗志祥体了吧

标点符号等全部参照原文

我模仿不到他的精髓…

善用标点善用分段真的很重要

-

9月1号 相遇…

一个特别的一天 男孩第一次来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 第一次登上霍格沃茨特快 一个人坐在包厢里无聊的望着窗外

正是今天出现了这个快乐的男孩

突然间变得很特别……

一个男孩 一个不知道为什么会吸引着他的男孩

男孩故作镇定的坐在车厢里 一向冷静的他频频侧目

一眼就看出对方的热情 他……头发炸了 他的头发很黑 脑袋也很大

这不是个很...

【鹿犬520|5:00】Beer After Liquor

詹姆·波特的求和信

喝闷酒詹姆OOC预警(我是一个平常默认自己ooc所以不打预警的人,这次打了,懂吧)

内容零散、感谢容忍

-

"有风刮过时我总会想起你。

"这个开头酸得就像是你用来骗我的柠檬夹心硬糖,可这就是他妈的事实。

"其实我还挺满意的,多有布朗看的那些个小说那个味,要你写还写不出来这玩意儿呢。

"刚刚我在旅馆门口停好车,穿过门廊的时候恰好有风刮过来。这也是家破破烂烂的汽车旅馆,门廊的柱子漆成棕色,房门则是深绿色,长长的一排大概有二十间,尽头可以看见一棵鲜艳的海棠树。我可以给你描述它柔韧的棕色枝条是如何晃动,嫩绿的新叶又...

鹿犬|买面包(超短)

在b站刚刚突然看到一个段子,改了改

-

下雪的一天,温度计显示气温已达零下。

小天狼星:叉子,去买个面包。

詹姆:面包?

小天狼星:对,去买个面包没面包了。

詹姆:可你看看外面多少度!这个天气狗都不出去!

小天狼星:没错。

-

写完发现有点冷……

原视频BV1kt411P75d

顺手推一波The Sketch Show(我从这里跳过去的……)


【鹿犬】故园风雨后 1

不是全文

其实不是原著故园风雨后的au,因为还想到了其他很多故事,玷污作品致歉

其实520想写这个来着,然后发现自己不够了解时代背景社会环境等等,而且想的过多导致越写越多,再加上回来看的时候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问题也没有改,情节很慢、语言啰嗦、内容很空没有实质性的进展,所以给废了

因为失眠再加上最近期末周要来了……坑就先挖下了

这篇以后会改了一定会写完

-

年龄有改动,詹姆比小天狼星小一届

雷古勒斯视角(这已经可以看出我脑子有病)

-

Part 1

1

我第一次见到詹姆·波特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。

那是一九三八年五月底,大约下午两三点钟,一天里最为炎...

【鹿犬】魁地奇选拔赛(一发完/友情向)

鹿犬友情向/流水账,我最近整体水平非常emmm

慎入

想象一下二年级魁地奇选拔究竟发生了啥

詹姆按原著追球手,小天狼星私设击球手(忘了pm是不是有相关资料)

-

当理查德·约翰逊说出“只准面试者留下,陪同者必须全部回到看台”的时候,小天狼星确信自己被针对了。

“布莱克我求求你了!”理查德快自己全新的横扫五星掰碎在膝盖上了,“布朗平时粘在牙齿上的女朋友都上去了好吗!你和波特分开一秒也不会死!”

被点名的布朗脸涨得通红,眼神难掩幸福地飘向看台,他的女朋友用力挥着手,丢过来一个飞吻让人不由得后退半步的飞吻。波特和布莱克乖巧地松开彼此,接着,后者就开始倒在滚烫的草坪上翻着白...

鹿犬|明信片式小片段|初遇

詹姆盘腿坐在这栋玻璃大楼前大概快半个小时了,门口的保安往过绕了两遭,狐疑地看着他。

詹姆没太注意。他一盯着在大楼上玻璃面上流动的灰蓝色的云,它们一点点舒张开原本蜷缩着的羽翼,丝丝缕缕地散开,淹没在透明的玻璃水面上。

第一个行人和他一起倒影在玻璃上时,詹姆爬起来,意识到自己或许应该拍上一张,然后去吃早餐。

但取景器里的画面是一张平淡无奇的倒像,凝固的云朵之下他自然蓬松的头发从相机的上沿露出来,双脚微曲着站成了个内八。

他抓了两把头发,把镜片磕在相机上,第二个行人出现了。他从身后那辆车里钻出来,詹姆忘了那辆车是什么时候停在那的。

那人在水面之下晃动着,随着镜面的折射而闪动着越来越近,最后...

鹿犬|明信片式小片段|机舱

詹姆在国际航班上从不睡觉。

于是小天狼星也扛着不睡。

飞到白令海峡上空时,大多数旅客都已经陷入了沉静的睡眠,黑暗的机舱里弥漫着暖烘烘的呼吸,让人睡意朦胧。

机舱的窗子早已被调成暗蓝色,一轮紫红色的太阳悬在机翼上方,灰紫色的团状云朵形成半空中辽阔的平原。

小天狼星斜着身子靠在詹姆身上,蜷起长腿又放下,一会又架在旁边无人的空位上,最终自暴自弃地捏了捏发酸的小腿:“我恨经济舱。”他小声说,把詹姆手里的地图拽出来,借着前座发亮的屏幕看了看模糊的标记,倒进詹姆怀里,“别看了,反正到时候你说往东我们就往西,一定不会有错。”

“嘿!那次只是因为没准备好!”詹姆弹了下他的额头,咯吱着他的脖子,伸手去...

霍格沃茨保卫战之后

这篇糟糕到我要为占tag致歉,最近怎么写都不对,就随便丢一下吧……

明天删掉(大概)

-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"你还没接到人?"詹姆的脸逆着光突然出现,小天狼星半梦半醒间一哆嗦差点滚进河里去。

詹姆端着个盘子一脸无辜:"人还没来?"

"莉莉怎么把你放出来了?"小天狼星抱怨着,一骨碌爬起身来。他比在帷幔前年轻健康得多,看起来顶多只有十六岁,尚且和詹姆差不多高,穿着格兰芬多的长袍,身后还蹭上了湿漉漉的泥巴:"没呢,估计再有一会克里维家的两个就到了——这是什么?"

"焦糖布丁呗。"詹姆笑嘻嘻...

1 / 5

© MaxMarauders | Powered by LOFTER